鲤鱼蛾。

众所周知,写文只有零篇和很多篇。

【雷金】谁不想拥有一个竹马呢?

*幼雷x幼金

*民国paro(诸君,我爱小短裤)

*会带一丁丢丢瑞金,不影响整体观看

*2k小甜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当雷狮第一次遇见金的时候,金还只是一个小团子那么点大。

——虽然雷狮的年龄也差不了多少。


只有四岁的小小金抓着一旁年长女人的裙角,一双湛蓝色的眼瞳一眨不眨地看着小狮子,脸颊微微鼓起。


“这个叫金。”女人牵起金发小男孩,露出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,“雷狮少爷,他是老爷带回来的。”

你得学会交朋友。

这句话在她嘴边转了两圈又吞了回去。


雷狮瞥了瞥金,想起上次借住在自己隔壁屋的小胖,又想起牺牲在小胖手下那几艘小船,头猛地摇的像个拨浪鼓。


金抿了抿嘴唇,松开了女人的裙角,踏着小步子蹑手蹑脚地挪到雷狮面前,用小圆手抓了抓雷狮白衬衫的衣角,用软软的腔调说道:“哥哥,我就住一月,啊不,一周,就一周,你不喜欢我我就搬出去,好不好吖?”


这谁受得住。

小雷狮看着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,痛心划掉心里那第十一只小船。

“随你了。”

他听自己这样说到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午。

雷狮将自己整个用被子罩住,右手从缝隙里伸出来搭在床边。


他眨着眼睛,脑海里又出现金软糯糯的声音,勾得心痒痒。


比金大了整整三岁的雷狮直到现在,从未有年龄相仿的小伙伴,读书是雷爸请的教书先生,从来不会逛集市买东西,也没有小伙伴愿意跟大少爷玩儿——在他们看来少爷都是遥不可及的。

每日生活都是三点一线,卧房睡觉,后厅吃饭和书房学习。


“咚、咚咚”房门被敲击的声音使雷狮回了回神。



“雷狮哥哥!吃午饭啦。”金整个身子贴在门前,踮着脚尖,手作喇叭状朝里喊着。


雷狮蹭地跳下床,刚打开房门便看见因突然开门而身子前倾差点扑个满怀的金。


“嘿嘿……”金挠了挠后脑勺,露出个有点傻气的笑容。



蠢透了。

雷狮一边想着,一边绕过金走向后厅。


“诶,雷狮哥哥等等我呀……”


身后跟着一串儿小皮鞋摩擦地板发出的嗒嗒声。


“你好烦。”雷狮嘀咕着。


“以前格瑞哥哥也这样说过我……不过他现在可——喜欢我啦!”金拖长了声音,幸福的冒泡泡,“雷狮哥哥也会喜欢我吗?”


“哼╭(╯^╰)╮,我跟他又不一样。”



“略略略,我会让雷狮哥哥喜欢我的!”为了不搬出去!

后面这句雷狮自动过滤掉了。


金一路上对着雷狮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雷狮努了努嘴,皱起下巴,不甘示弱地回呛着金,一直到了后厅,两人还在吵着嘴。



“雷狮,金。”坐在圆桌前面的雷爸对着两人招了招手。



金率先走上前去不忘回头对着雷狮做了个鬼脸,然后乖乖坐在了雷爸旁边。


雷狮黑着脸坐在金的对面,冲着他示威性地抬了抬下巴。


“看来你们的关系还不错。”雷爸笑眯眯地为两只小团子各夹了块肉。


“并没有,父亲。”雷狮将肉拨开,露出下面的白米饭。


“雷叔叔,其实雷狮哥哥人挺好的。”金打着圆场,嗷呜一口将肉吞掉。


“哦?”雷爸笑着问。



“呃……他……”金眼珠子一转,“他答应让他睡他隔壁的小屋子了!”

金一边说着,一边点了点头,证实着可能性。



雷狮:……

我什么时候让他睡我隔壁了???




雷爸装模作样地跟着金点了点头:“那,人确实好,隔壁屋里可是放着他那船的聚集地,他都送你啦?”



“嗯嗯!”金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。




雷狮:……

为自己的小船默哀。



“那还不快谢谢哥哥?”雷爸趁热打铁。



“谢谢雷狮哥哥!”金跟着打铁,眼睛笑弯成了月牙。




雷狮被对面金的笑容晃花了眼,他低下头摸摸刨了两口米饭,醋在心底咕噜噜冒泡泡,心里想着:

嘁,船哪有我好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午。

雷狮坐在书房里,翻看着书籍,时不时画两笔。一旁的教书先生叽里呱啦地说着,嘴皮子都快磨破了。





“砰!”门外传来一声动静。



“唉哟!”紧接着便是某位小孩儿的痛呼。



雷狮啪地摔下书就往外冲。

刚走到门外,就看见一个金发小男孩坐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雷狮一个箭步跑到金面前。




金跌坐在地上,低着小脑袋抿紧了小嘴唇,小短裤被弄的皱巴巴的,两条白皙的腿交叠弯曲着,膝盖处磕破了皮,渗出一点血珠。




“怎么了?”雷狮问,这声音温柔的不想自己的。




“我……”金停下吸了吸鼻子,又哽咽着慢慢讲道,“我想跟你一起学习,但小姨不让,我就悄悄站在门后听,一不小心撞到了门。我怕先生怪罪我,就想跑,结果……”

金停下话语,头抬起一点来,那双淌着海水的眸子便硬生生撞入另一双满是星辰的眸子里,

“雷狮哥哥,我不会再撞门了,你不要赶我走,好不好?”





雷狮又是心疼又是觉得好笑,他理了理金因紧张而揉成一团的衣角,慢慢说道:“第一,你小姨不让你学习,可我没有不让你跟我一起学习,顾名思义我最大,你听我的就好。第二,先生喜欢读书的孩子,他不会怪罪你的。第三……”

雷狮叹了口气,笑着揉了揉金的头发,“能站起来吗,我带你去清清伤口吧,嗯?”





金猛地从地上蹦起来,却崴了一下脚,又一眨眼稳住身子,抬手抹掉了眼角的泪花,朝着雷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:

“能站起来!”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晚上。

雷狮平躺在床的外侧,望着天花板,钟声在耳边滴滴答答地敲个没完。



“咚、咚咚”房门被敲响。

“雷狮哥哥,你睡着了嘛?”门被轻轻推开来,在黑夜里探出一个金色的小脑袋。



“睡着了。”

“哼╭(╯^╰)╮,骗人,睡着了怎么可能说话呢?”

“睡着了怎么不可能说话了,我上次跟你睡,明明听见你说想吃糖葫芦了。”

“啊!原来睡着了真的可以说话啊……”




真好骗。

雷狮默不作声地想着。



金长长的啊了一声,小心翼翼地绕过雷狮爬进床的内测,躺在雷狮旁边盖好被子,在他耳边悄悄说道:“雷狮哥哥晚安~”




嗯,小鬼晚安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早上。

晨光透过窗户密密麻麻地洒在床边,雷狮缓缓睁开眼睛,一撮金毛便映入眼帘。



雷狮和金挨得极近,他能清楚看见金长长的睫毛和透着可爱的鼻尖。




他与金差了三岁,整个人要比金大了一圈,是能一手环过金的样子。



“唔……”金揉了揉眼睛,仰起头来,差点撞着雷狮的下巴。

“雷狮哥哥早安!”

“嗯,早啊。”

“雷狮哥哥,睡着了真的能说话哦!”

“嗯?”

“我昨晚在雷狮哥哥身边,听见雷狮哥哥睡着说话了!”




雷狮愣了愣,好笑地伸出手捏了捏金的鼻子,接过话:“那我说什么了?”




金猛地将雷狮抱住,一半身子都在外面。



金把头埋入雷狮胸前听着安心的心跳声,闷着声音说着:“雷狮哥哥说了,今天就带我上集市买糖葫芦!”



心,猛地跳了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*里面的上午,下午,晚上,早上,都是不同一天里面的,中间隔着几天或者几周的这个样子。

*喜欢的人,连鼻尖都是可爱的~

*金敲门是有专属频率的~

*为什么全世界都是糖葫芦,因为我也很喜欢吃。

*金是叽叽喳喳,先生是叽里呱啦。🌝



不甜不要小爱心~

(甜的话……)